sardus

重氪青年,25单梅林

给《哥谭病症》的长评

@Ashly
我发现打不下字了,就发长评了

梗 1
《浮士德》
浮士德:浮士德的灵魂沐浴着两种冲动,一个理性超脱,执着于崇高的精神,脱离世俗,另一面却沐浴爱河,沉迷于欲望。
梅菲斯特:蛊惑浮士德堕落的恶魔,满足浮士德愿望,代价却是浮士德的灵魂。
浮士德的结局为上帝降下爱火 ,驱逐了梅菲斯特,浮士德回归古典主义的理性。
以浮士比喻蝙蝠侠,是在说蝙蝠侠一面拒绝!Joker,而另一面却早已爱上Joker。
蝙蝠问梅菲斯特是否会爱上浮士德。亦是在问Joker是否会爱上自己。而医生的给出的答案是一个逆《浮士德》的结局,只要浮士德驱逐上帝的爱火,转身亲吻恶魔也是指只要蝙蝠抛开他的理性,投入Joker的怀抱。

梗2
狄俄尼索斯也是酒神(在新52也以酒神喻Joker,提出了酒神因子的概念),酒神常以疯癫混乱的形象出现。
阿波罗掌管音乐,医药的天神,风流成性(哥谭炮王布鲁斯哈哈哈),乐观开朗的性格和蝙蝠不符合

尼采将文学分为阿波罗派和狄俄尼索斯派,狄俄尼所斯就是表现主义(Joker的人物形象很有狄俄尼索斯的特色),而阿波罗派是古典艺术,冷静与秩序,也很有蝙蝠的特点。

最让人激动的是那段评论,他们都是神的儿子,互不相容又同为一体,so batjokes!(立刻想到了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了有木有!)

梗3
西西弗斯: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,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,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,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,前功尽弃,于是他就不断重复、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。

在蝙蝠身上也一样啊,蝙蝠不断把罪犯关回阿卡姆,罪犯又不断地逃出来,反反复复不断循环,看到蝙蝠这么自我质疑的时候真的太心疼了。永无止境的惩罚,什么时候哥谭才会变好啊QAQ

梗4  忘川的绿水
恶之花梗,他流动的不是血,是忘川的绿水。忘川的绿水是指酒神因子,也可以指Joker的血。忘川这个梗也和两人因为酒神因子失忆,可以说很贴切了。

梗5:醉舟
兰波的醉舟,以最后在风浪中崩散的醉舟暗喻哥谭毁灭的结局。

科普:行尸综合症
患者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不复于人世或者五脏六腑已经被掏空 即使正和外人说话也不认为自己是活着的。(蝠和丑都认为现在的自己是假的啊,为后面选择困难症的刀做好了铺垫。)

喜欢的文中的内容:

Joker从深湖而出抱住Jack,Bruce抬头看见空中的飞鸟蝙蝠。忽然想起了你写的Softly die in the end game,你将蝠丑写成飞鸟与鱼的爱情。(我觉得这两个可以当做前后篇来看)

同一段Joker在大笑而Jack在哭的反应也特别戳,Joker笑了,小蝙蝠即使不是蝙蝠侠了也要来救他,而Jack在哭,因为布鲁斯来救他了。布鲁斯抬头看见蝙蝠,蝙蝠让他拥抱Joker,拯救Joker,可以说很苏很苏,也很蝙蝠了(蝙蝠侠会救Joker,无论如何)

选择困难症
有种两人都没有失忆,都装作失忆的样子,拼命想要留在当下,但又充满了担忧。新52里Jack说不要让一切变回去,文中蝙蝠说一切都会回去(啊啊啊!太刀了!),Jack那段说布鲁斯不能实现他的梦,只有蝙蝠才能,如果必要就亲自点醒他。(这个也啊啊啊,no,这不是我要的结局!)
这段全是隐藏的刀啊,双方都觉得现在的幸福是虚假的,不可信的,充满隐患的,总会回到过去的,一个要回去,一个对方不回去还要点醒(你真的够了啊!)

幻视
罗马斗兽场上盘旋的千千万万的蝙蝠,这个是不是欧罗巴!
愤怒的小丑。心碎的结局。(这个是访谈梗对不对!)

(ps:我一个本来完全不萌BJ的人被你强塞了那么多安利,我把梗都看出来了,快来夸我!夸我!)

对称结构
蝠丑本就是一组对称组,文里也使用了对称的结构,B和J的问答相互对称。文章结尾的段落,新与旧,开始与结束,爱与死,新生与终止处处对应,而这份关系其实也可以暗示文中蝠丑两人的关系,回到过去或走向未来。哪一种都是合理的。最后的结局也是两种合理(个鬼呀),反正我脑补的就是他们见面接吻留电话,第二天酒店滚床单。你说喜剧要用悲剧美来对称?不存在的,我不在乎对称!

最后:我记得你和我说过蝠丑的关系就像是《荒原狼》和《嚎叫》,荒原狼白天是人,晚上又变成狼,在人的理智与兽的本能之间徘徊。当荒原狼杀了人,他就永远是狼了。(和B的底线很相似),而《嚎叫》,则是不呼吁人类不要掩饰你的疯狂,很适合Joker给Batsy啊!

但是这篇里呢,两人都是更符合迷惘的一代,都在徘徊,迷惘,等待着一束光真正的开始新的生活,又被过去不断地拉入深渊的感情也很动人。他们都失忆了,却又谁都没有失忆,只不过是希望抛开过去生活在一起,但是过去的裂痕又一直都在(裂开的心)。在这么一个时刻,谁都没有选择,寻求心理安慰。失忆组真是又虐又甜,失忆组大法好啊啊啊!

不过以我个人的观点,新52结局蝙蝠是真的失忆了,小丑我觉得没有。Jack说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来,那过去还有什么意思,然后举枪的时候,我认为他是在说蝙蝠忘记了自己。还有Joker说不要让哥谭回到过去,如果他真的全部忘记了,那Jack我不应该知道哥谭的过去。Jack和布鲁斯抢椅子,为什么Jack要和一个陌生人抢椅子呢?那段我觉得是Jack已知布鲁斯就是蝙蝠,但是已经被现在的平静所吸引,希望不要回到过去的关系。(啊,个人观点)

在结尾再谈蝠丑之间的感情就是不用开车,只要他们站在彼此的身旁就很有火花了!

评论(8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