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dus

重氪青年,25单梅林

Death From Drowning

@Ashly 来,接文玩~
梗源于溺亡者故事线

01

“我生病了。”G小姐说。

她去查看G小姐的病处,阴冷的黑苔藓缠着G小姐的指甲,深紫色的碎贝壳嵌在指甲壳里,将指甲分割成一块块的,像是在一块被敲碎的玻璃中间镶上阴恶的紫水晶。鲜血从指甲上下坠,如同一条细的红宝石项链。

“疾病来源于大海。”G小姐忧心忡忡地说,将手指递给她,她温柔地舔尽了细血,然后新的血液又从缝隙里面流出来,“我昨天梦见水面上漂来了黑色的人鱼蛋,混着黄色的细条纹纹路,黄色寓意着灾难,黑色寓意着死亡。”G小姐没走理会她,她踩着尖头V口细高跟,拖着一条薄纱睡裙走到窗口,一只乌鸦在窗外逡巡。

“不会有事的。”她从背后抱住G小姐,G小姐焦虑地视线落在远处的海面,深灰色的浓雾拉着一层阴郁的纱账,什么都看不清,码头上的桥在气体中若隐若现,似乎有什么在雾气中翻涌着无限的阴谋与恐惧,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她将G小姐楼得更紧一些,吻上G小姐苍白的侧颊,将她圈进她的手臂里。G小姐并没有放松,她紧紧地锁着眉。

“别想了。”她亲吻着G小姐的脖子,并顺着脖子下滑,滑进一整片白腻的皮肤里。

02

她是在七岁又324天的时候遇见G小姐的,G小姐将她从小巷里抱起来,在透不过气的暗巷里狂奔,墙面绝望地朝她们挤压过来,像是要将她们永恒地阻隔在禁闭的空间,像是要将她们摧毁,枪声在她们背后穿梭着,如同阴魂不散的鬼魂。她望着离她越来越的两具尸体,她死掉的父母僵直地倒在地上,她渴求着它们追过来,但是它们一动不动,于是她止不住地尖叫与哭喊,恐惧与悲伤积压在她的躯体里,它们全部化为恶毒的蛇,撕咬着她的身躯。

G小姐有一双洁白的手,仿佛有月光磨成的粉渗入她的皮肤中,而她的手则是污黑发烫的,她将她的手抹在G小姐纯洁的白裙上,G小姐的白裙上印上一个腥气肮脏的血水印,她看见G小姐也有一串珍珠项链,圆润饱满的珠子坠在她修长的脖颈上。

她的母亲也有一串,只不过她的珠子被扯断,崩散的珍珠在地面上无助地打转,地上不断冒出火热的岩浆一般的红黑色,热毒将悲剧的珍珠染成污秽的色彩,但是这里没有火山,只有一场谋杀案。她像是杀人犯一般扯断了G小姐的珍珠项链,珍珠如同银白色的雨珠,在她的眼中缓慢地坠落,砸在冷硬的地面上,从G小姐的鞋边滚开。

最终G小姐越出诡谲的冷酷的迷宫墙,她感受到救赎的暖光照在她的脸上,明晃晃地逼得她流泪,将追逐在身后的黑面具远远地甩在身后。

黑面具是一位她没有看清脸的杀人犯,死者是她的父母,G小姐是她的救命恩人。自G小姐将他带进这座名为哥谭的黑象牙石城堡里已经过去了20年,在这20年里她们相依为命。

G小姐是她依偎的姐妹,是她依恋的港湾,是她温柔的母亲,也是她守护的恋人。G小姐是她的信仰。

tbc
后文等你接2333

评论(2)

热度(11)